早餐菜谱

您现在的位置: 首页 > 鲍鱼汤的家常做法 > 正文内容

硅谷唯一支持特朗普的大佬如何利用一段性爱视频追杀、摧毁了一家养生咨询网—

来源:早餐菜谱   时间: 2021-09-10

  今年年初,纽约网络媒体 Gawker Media 突然宣告破产,这公司发布了职业摔跤手霍克·霍肯(Hulk Hogan)的性爱视频,随后被后者告上法庭。很快就有消息传出,原来霍克的诉讼得到了来自硅谷投资人彼得·泰尔(Peter Thiel)的资助。

  彼得·泰尔是硅谷明星投资人,被称作创投教父。他不仅是 PayPal 的联合创始人, FaceBook 首位投资人,最终换来了两万倍的回报。他最近一次上新闻,是他一人对抗硅谷,在竞选期间便公开支持特朗普。证明——他押对了。

  Gawker 这家网络新闻媒体,曾被誉为互联网世界“创新者”、“扰乱者”,它一度光无限,最终却因为它的口无遮拦、尖酸刻薄、以及不加核实的新闻报道方式引火上身。一切皆起因于一篇让彼得·泰尔“喜出柜”的报道。

  彼得·泰尔对 Gawker 创始人尼克·丹顿(Nick Denton)的“甜蜜”复仇,比好莱坞剧本还要更精彩。

  2014年9月的一天,Gawker Media 发行人尼克·丹顿给硅谷风险投资家兼百万富翁彼得·泰尔发了一封邮件。邮件中,他邀请泰尔一起喝咖啡:

  “泰尔,你好。虽然机会渺茫,但我想试试,”在开头中他写到,“下次我去旧金山时,咱们能一起喝咖啡么?之有些分歧,是俩出柜的方式有些不同,Gawker 上的报道能的确有点八卦了。但你是个少有的硅谷自由论者......其实我们的共同点其实比分歧要多。”

  信写完了,他大笔一挥,“烦请告知你对我们俩会面的想法。”落款是尼克·丹顿。

  没过多久,他收到了泰尔的回复:“尼克,我不知道咱们之间会不会有建设性的对话,但是……我是不会和你讨论我的观点的。”

  “分明是态度问题。”尼克忿忿。泰尔的回复十分客套,不过还是同意了跟他喝杯咖啡的邀请。“喝咖啡?谁要只跟他喝咖啡?”

  其实泰尔的回复一点都不在意料之外,当尼克收到回复的时候,泰尔早就在追杀 Gawker 上花了上百万美元了。

  职业摔跤手霍克•霍肯状告 Gawker 侵犯他的个人隐私一案是关键。去年三月,泰尔出资资助霍肯诉讼,正是由于这场诉讼,法院判决 Gawker 应向霍肯赔偿1.4亿美元,这也直接了 Gawker Media 和尼克的破产,Gawker 一蹶不振。这是因侵犯隐私而获媒体公司赔偿金额的,也是唯一将媒体公司搞破产的。

  泰尔为什么对一家媒体公司大开杀戒、步步紧逼?这一切都源于 Gawker 对泰尔的一篇“喜出柜”报道。

  其实尼克说得没错,俩共同点真比分歧要更多。两人是同辈人,尼克刚满50,泰尔49岁出头;两人均毕业于名校:丹顿的母校是哈佛,泰尔则是斯坦福;两人均是同志,出柜时间都对比较晚;两人都是自由论者,不信教、有远见,都是热爱和幻小说的 Geek;两人都不服老,尼克说起话来跟打了鸡血一样,而泰尔为了维持年轻甚至注射人体生长激素;两人均在互联网世界中发家致富,早早实现了财务自由。

  至于最后一点,话虽这么说,但泰尔作为 Paypal 的联合创始和 Facebook 的首位投资人,明显更富有(2016年他的约为28亿美元,福布斯富豪榜排名第246位)。媒体老是把他们俩拎出来一起比较,这让泰尔的对手尼克心里略不爽。尼克是个想说什么就说什么的人,他曾用“得天津哪个医院可以治疗癫痫恶心”来泰尔。就连尼克自家的网站 Gawker 上也曾发过“尼克·丹顿希望是彼得·泰尔”的头条。

  Gawker 旗下有一个专攻硅谷八卦的博客,Valleywag,一直联合 Gawker 嘲弄泰尔,嘲笑他的投资决策和理念,连他的朋友都不放过。直到2007年的某一天,Valleywag 帮泰尔“出柜”了,这条新闻成了硅谷的大新闻,但对于泰尔来说,是可忍孰不可忍,他决定不再沉默。

  霍克•霍肯状告 Gawker 侵犯个人隐私案终于让泰尔等到了机会。泰尔持续出资资助霍肯打这场官司,最终,在11月2日,尼克宣布 Gawker 与霍肯达成和解,赔偿3100万美元。和解的过程也很艰辛,尼克不得不把 Gawker 的主编A•J•杜勒里奥开掉,正是这位主编亲手发布了霍肯的性爱视频。这位主编最后的下场也不太好看,霍肯同样起诉了他,他被判定赔偿1.15亿美元。

  应付这么多场官司,Gawker Media 最终以1.35亿美元的低价被媒体 Univision 收购。但 Univision 只买下了 Gawker Media 旗下七家网站中的六家(分别是设计与技术网站 Gizmodo,体育网站 Deadspin,网站 Jezebel,骑车网站 Jalopnik,电子游戏网站 Kotaku 以及技巧网站 Lifehack),能给公司带来20%流量和收入的被彻底放弃了。据尼克讲,基本上80%的麻烦事都是这个网站引起的。

  看来,泰尔几天前在新闻发布会上的发言很有深意:“你从学习残局开始。” 这位曾经的律师借用了古巴象棋大师、世界冠军何塞•劳尔•卡帕布兰卡说过的一句话。从残局起步,泰尔彻底把尼克逼上了死路。

  2002年,尼克和两位博主在他们位于曼哈顿的家中成立了这家公司,后来发展成为互联网上的创新者,也是扰乱者,有人比喻它是“拿着电锯的章鱼”,触角庞大,横生枝节。尼克拥有 Gawker Media 40%的股份,而这家公司市值高达3-4亿美元。

  和 BuzzFeed、Vox 或者 Vice 等公司不同,Gawker 在互联网界独树一帜,这家媒体公司在没有外部融资的情况下就取得了成功,这意味着它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当然了,它一直也是这么干的。

  据尼克说,Gawker 的目标是减少“思想与报纸间的冲突”,旗下的记者大都少不经事,虽然天资聪慧但也刁蛮叛逆,他们都自己是世界上最自由的人。这里说的“自由”是指他们几乎不受任何人(丹顿本人也不行)的监督就可以随意批评、羞辱或诋毁他人,或者替他人出柜。

  尼克把他们写的文章称作“新新闻”,Gawker 上的大多新闻都是不加修饰或即兴创作的,只求第一时间上线,没有查证责任,到时候视情势发展再作更正。用尼克的话来讲,这些新闻都是“新闻工作者的完美表达”。

  Gawker 与人交易,也从不接受施压。一位 Gawker 记者回忆,上班的第一天他就听到有人喊尼克接电话,电话头的是哈维·韦恩斯坦(好莱坞最有权势的制片人),他对 Gawker 上发布的新闻很不满。丹顿很大声地喊道:“去,他去死吧!”尼克还不怕得罪仅有的几位朋友,NBC 晚间新闻主播布莱恩·威廉姆斯是 Gawker 的忠实读者。他说自己“每天都要在手机上看十遍Gawker 上的破事”,有一次,他给尼克发邮件,建议 Gawker 吐槽一下 Lana Del Rey 空降《周六夜现场》的表演济南#!好治癫痫病医院,结果 Gawker 把威廉姆斯的邮件发了出来。自此之后,他再也没有和丹顿讲过话。

  Gawker 曾因泄露新一代 iPhone 而惹怒史蒂夫·乔布斯;因罗布·福特嗜好吸食可卡因将其从多伦多市长的位置上拉下台;揭露足球员曼泰·提欧谈了很久的女友实际上并不存在;还揭露比尔·科斯比性侵女性而将其拉下演艺神坛;不得不提的是决定 Gawker 宿命的霍克·霍肯一案,2012年,Gawker 将霍肯与好朋友的妻子的性爱视频上传至网站。视频下配了一行字:“就算只有一分钟,霍克·霍肯的性爱视频也不适合在工作场合观看,不过还是看看吧。”

  《纽约时报》已故评论家大卫·卡尔称,Gawker 的刻薄风格像极了高中女学生打嘴仗。对生于千禧年的年轻人来说,Gawker 已经成为新闻界的一股清流,同时造成了对美国主流新闻业的冲击。

  在近14年的运营中,尼克不时表现出矛盾、奇想和顿悟。整个网站有时候看上去有点精神分裂,但这种状态大都保持时间不长,只有混乱和矛盾才是常态。比如丹顿偶尔要求报道要注重他人声誉,但没多久,他可能就会提议曝光某位公众人物的丑闻、某著名女性杂志编辑是来了月经,或者彼得·泰尔功夫不行。

  有人猜测尼克是否患有阿斯伯格综合症(一种高功能的自闭症,患者机械能力很好,伴有社交障碍),这让他还挺高兴的,因为这会让他觉得自己更像是一个硅谷奇才。Gawker 记者特罗特说,“你会觉得他像个外星人,专门来上收集研究然后把它们传到外太空上去。”

  但如果你把尼克称作“虚无主义者”、“坏蛋”或者“反社会者”,会有人双手表示不同意。Gawker 网站关停之后,曾经的写手们纷纷表示感激,他们感激 Gawker让他们能够开展自己的事业,感激 Gawker 让他们毫无顾虑地写作,感激Gawker 为他们提供了一个家。发布了霍肯性爱录像的 Gawker 主编杜勒里奥尽管一度因尼克解雇了自己感到愤怒,但他13年离职的时候也承认,Gawker 是他“最好的工作场所”,尼克是他“百年难得一遇”的老板。

  再次谈到这家已经死亡的新闻网站,尼克说他相信 Gawker 是注定要死亡的,他甚至惊讶 Gawker 能维持这么久,就算没有泰尔,迟早也会有另一位百万富翁将其搞垮。现在,他终于解脱了,他感谢 Univision 收留了他的员工,现在唯一一个要丢饭碗的人就只有他自己了。

  尼克·丹顿在伦敦长大。他有一个身为经济学教授的父亲,和担任心理治疗师的母亲。从牛津大学毕业后,他成为数家报社的特约记者,其中括《金融时报》布达佩斯分社。当时他喜欢买《连线》杂志、《苹果爱好者》杂志以及一些黄色书刊。

  1998年,他成为《金融时报》洛杉矶驻站记者,接下来的两年,他往返于伦敦和旧金山湾区,并创办了两家公司,一家是新闻聚合器公司,另一家则从事社会活动事务。成功,加上他对房地产的投资也了回报,为接下来的事业提供了资金支持。

  2002年开始,他转战纽约,开设了博客,当然最初只是一种爱好。正赶上了互联网科技蓬勃发展,迅速吸引了大批追随者。

  对泰尔来说,八卦一些重要人物,是社会的“催吐剂”——将特权、谎言、平庸、虚伪通通吐了出来。他认为,记者无权将公众人物的秘密隐藏起来。至于什么样的新闻报道的尺度是合适的?人们爱说什么就说什么去吧!

  Gawker 的记者都知道,尼克贵州癫痫病医院排行一直很乐意“帮名人出柜”,他的员工自然也在这个方向上卯足了力气。举个例子,《纽约邮报》曾报道,一位男同志明星虐打并强暴了前男友,Gawker 邀请读者猜测丑闻的主角是谁,后来还公布了获胜者和亚军的名字。后来,组织这项比赛的记者进行了公开道歉。

  值得注意的是,他本人是20世纪90年代中期至晚期出柜的,这时候他已经30岁了,时间并不早。他自己出柜时遮遮掩掩并脆,之后却又在报道名人出柜时干脆利落,咄咄逼人。

  尼克结婚的故事更加值得玩味。霍肯的一名律师对陪审员“爆料”,尼克在婚礼那天,在大门口没收了参与者的手机。他解释,这样做是为了确保都能将注意力集中到婚礼上来,而不是为了保护个人隐私。

  2006年末,他开始经营科技类博客 Valleywag。这时候,他开始把矛头对准泰尔。“泰尔并不是什么耀眼的明星,只是一个普通的同志罢了。”尼克说。

  尼克开始定期并且充满暗示意味地描写一些泰尔的轶事。2007年6月,他发表《硅谷的堕落》,详细描述了泰尔和投资圈里友人出入旧金山豪宅,寻欢作乐的场景。尼克这样描写泰尔,“尽管这位著名的投资人不擅社交,滴酒不沾,但他骨子里是一个放荡不羁的人。”

  2007年后, Valleywag 的工作由科技记者欧文·托马斯主管。托马斯也是一位同志,他比尼克更加激进。2007年10月,他发表一系列文章暗示泰尔是一位同性恋。在一篇博客文章中,他讲到泰尔在一所高校发表完演讲后,一位漂亮的姑娘请他为自己签名。托马斯写到“如果那位姑娘还有其他想法的话,恐怕她得失望了。”

  一个月后,在一篇名为《敲响彼得·泰尔的丧钟》的文章中,托马斯引述一位男性房地产经纪人的话,“泰尔身上有一种令人神魂颠倒的魅力”,然后补了一刀,“比起那位向他要签名的大学生姑娘,中签率更高噢。”

  他为12月的文章起了这样一个标题——《大家听好了,彼得·泰尔是一名彻头彻尾的同志》。文字中他这样描述泰尔,“泰尔是硅谷风头正劲的风险投资家。但大家可能并不知道,他是一位‘同志’。”

  看看这几则标题吧,《彼得·泰尔比你富有,但你真的知道他有钱吗?》、《一位 Facebook 亿万富翁的愚蠢失败》、《Facebook 掌门人希望剥夺女性投票权》…….

  据泰尔的朋友说,泰尔“被出柜”后遭受的唯一损失是,一些来自沙特阿拉伯的潜在投资者,逐渐疏远了他。他没做什么反击,一直保持谨慎和隐忍,但不代表他没有盘算着报仇这件事。据他的朋友基斯· 拉布瓦说,“泰尔只是等待那个时机而已。”

  2012年10月初,Gawker 网站将霍肯的视频和故事公布了出来。这原本算不上什么惊天动地的新闻,因为数月以前,TMZ 新闻网站已经就这段视频进行过报道,一个叫做 Dirty 的网站也发布了这段视频的几张截图。但它们都没直接发布那段视频。

  2012年初,Gawker 发布霍肯性爱视频。三月,霍肯开始起诉 Gawker 侵犯他的个人隐私。

  正常情况下,不是富人的霍肯可能早就不得不叫停了。事实上,联邦法官在审判之前就已经判定,因为霍肯是公众人物,他的性生活在某种程度已经不再是自己的隐私,Gawker 的报道受美国宪法第一修正案保护。

  而且案子拖延得越久,他的花费越高。这对 Gawker 来说也是如此,按照佛郑州治癫痫哪家好罗里达的法律,最后霍肯输赢与否,都要为霍肯造成的损害支付5000万美元。这导致 Gawker 一度向俄罗斯寡头寻求资金支持。

  Gawker 提议赔偿霍肯几百万,希望他就此收手。但霍肯却从来没有接受这笔钱。

  Gawker 的一位律师揭秘,霍肯有许多位律师,并且已经开始起草文件。很明显,霍肯背后有人替他撑腰。但这个神秘人到底是谁呢?尼克猜测,这个人肯定在硅谷。尽管 Gawker 在硅谷树敌无数,但说到最恨它的硅谷人,泰尔敢说第二,没人敢说自己是第一。但这只是猜测。

  在11月2日,尼克宣布 Gawker 与霍肯达成和解,赔偿3100万美元。此外,亲手发布视频的 Gawker 的主编A•J•杜勒里奥被判赔偿1.15亿美元,另有2500万美元作为惩罚。这个金额超出所有人的预料。

  2016年3月的判决过去两个月后,《福布斯》发文,泰尔是霍肯的幕后金主。事实就是如此,泰尔持续出资资助霍肯打这场官司。官司告赢后,泰尔没有急着幸灾乐祸,他的一位朋友说,泰尔担心这份裁决可能会在上诉中发生改变,他担心这起案件不能彻底打垮。他想要让尼克彻底破产,个人上一个硬币都不留。

  《福布斯》发文揭露泰尔是霍肯金主的那个晚上,尼克又给泰尔发了一封邮件。他找了一位中间人,尼克给中间人写到,“如果泰尔想谈判,我欢迎。我对这一系列的报道带来的声誉影响表示抱歉。” 但泰尔不为所动。第二天,他接受《纽约时报》的采访,把 Gawker 描述成“非常可怕的暴徒”,并且把帮助霍肯和其他Gawker的“受害者”当做他曾做过的“伟大的慈善事业”之一。

  自从 Gawker 被收购之后,丹顿再也没回过 Gawker 的旧办公室,也没读过任何关于后续调查的报道。他不愿再继续读到自己的故事。

  10月31号,泰尔在记者招待会上说,Gawker 的记者“不是记者”。尼克回应,“没有人能定义谁是记者,你也不能。”

  泰尔说 Gawker 很脆弱。尼克回应,“在泰尔出手之前,Gawker 可一直都是盈利的。”

  Gawker 经历的不过是一个“小小的”。尼克回应:“泰尔和霍肯这么大的动作怎么可能是小呢?。”

  尼克最后总结说,他们反映了两群人之间的斗争:硅谷控制欲极强的人和的博主。同时这也是两种自由观念的博弈:一种自由是只要你真实做自己,就能轻松获得;而另一种自由则是你把自己包裹得密不透风,而获得的自由。

  尼克说,Gawker “向世界传输了大量真实报道”,也重新定义了互联网时代的新闻业。主流媒体在今年总统大选中对于特朗普(各种谎言)的直接抨击,尼克觉得自己也功不可没,因为 Gawker 一直都是这么干的。“人们开始逐渐意识到:这件事太明显了,就摆在我们面前,我们不能假装它不存在。你不能因为受制于一些约定俗成,就不去履行你作为新媒体的主要职责——‘把你看到的告诉公众,不管有多么不堪’——而 Gawker 一直就是最敢说的那一个。”

  尼克有了新计划,他接下来打算把重心放在建立评论社区 Kinja。尼克希望通过它来重新定义新闻业。他解释说,“我一直都希望新闻报道更像是一场对话,而记者和新闻来源、新闻当事人和爆料者之间的互动能以一种更均衡、更对等的方式出现,这样记者就不能专制地决定新闻里写什么和不写什么了。“

推荐阅读
本类最新

© ys.gcesf.com  早餐菜谱    版权所有  京ICP备12007688号